鹤壁新闻网 登录 | 注册

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改革开放40年】莫家理发店:一代鹤壁人的城市记忆

莫家理发店:一代鹤壁人的城市记忆

创始人莫若功讲述30余年创业历程

2018-09-13_3512118

莫若功

2018-09-13_3512120 (1)

位于淇滨区的莫家理发店。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岳珂 文/图1980年10月1日,山城区春雷路市教育局原址对面坡地上,38岁的莫若功把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油毡房打扫干净,一套工具、一面镜子、一个师傅、一把椅子,就这样鹤壁市较早的个体工商户之一“莫家理发店”悄无声息地开业了。

莫家理发店是鹤壁一个时代的记忆,凡在山城区工作过、生活过,年龄在40岁以上的人,可能都听说过莫家理发店。9月10日上午,莫家理发店的创始人莫若功在家里向记者讲述了创业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6斤粮食可抵一户人家一年理发费

1956年,14岁的莫若功离开家乡汤阴,经人介绍进了安阳国营理发店做学徒。“那时候的学徒不仅没有工资,还得从家往店里背粮食当口粮。”莫若功说,“我父亲、叔叔他们那些父辈都是搞建筑的,只有我学了理发。”

4年后,莫若功学成离开了安阳国营理发店。莫若功其实可以留在安阳国营理发店上班,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我天生不喜欢受拘束,而且国营理发店的工资也太低了”。恰好当年东北建设需要各种人才,莫若功就和三个师兄弟一起去了东北,“在那边的单位上班,给职工理发,一共干了2年”。

1963年,华北地区遭遇了罕见的暴雨袭击,很多老年人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况。由于受灾严重,为了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政府临时出台了特殊政策,允许私有经济运营。莫若功也从东北回到了鹤壁,在山城区汤河桥附近摆了一个剃头摊子,“我就在汤河桥给人剃了一年头”。

1964年,特殊政策结束了,莫若功的剃头摊子也被取缔了。改革开放之前,国家对个体户的管控是非常严格的,莫若功不想去也不能去国营理发店上班,可又得养家糊口,只好挑个剃头挑子,偷偷摸摸地走村串户给人理发”。

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比较滞后,群众手里也没有多少钱。那时候莫若功给人理发都是“包年”的,相当于如今在理发店办“年卡”。莫若功记得那时候一户理一年发的价格是“1夏2秋”,就是夏收的时候给1升麦子,秋收的时候再给2升玉米。1升合2斤,也就是说那时候理发的“年费”是6斤粮食。“就这还得躲着点儿派出所的人,跟做贼一样。不躲还不行,被抓住了,剃头挑子也会被没收。”莫若功说起来当年的事,还有点儿心酸。

理发店3次搬迁,规模越来越大

莫若功在村里“打游击”的生活一过就是10余年,其间他还做过几年泥瓦工,“门里出身,自会三分,稍微学学还带着人包活儿”。1980年,正在山城区市教育局原址附近干建筑活儿的莫若功听说党和国家出台了新的政策,“改革开放了,国家允许私有经济了”。恰好,市教育局原址对面的坡地上有一间闲置的油毡房,莫若功当机立断,租下了店面把理发的家伙搬了过来,莫家理发店就这么开业了。

“晚上关了门,芦席往地上一铺就是床;早上起来,芦席一卷扔门后就开店。”莫若功说。简陋的条件丝毫没有阻挡莫若功创业的热情,凭着热情周到的服务和多年走街串巷积累下来的与人交往的经验,莫家理发店的口碑很快就树立起来了。去找他理发的市民越来越多,那个简易的油毡房显得有些局促了。

1981年,莫若功把理发店搬到了市第二中学(以下简称二中)大门西侧一间更大的屋子里。在那里,莫若功使出了当年理发“包年”的办法。莫若功说:“那时,日常生活里的大部分东西都要有票才能买,大家也比较习惯用票。我就找了几个单位,说服他们在我这儿买理发票,算是给职工的福利。”

当时,莫家理发店已算是小有名气了。发型新、服务周到、团购理发票还有优惠,再加上当时物价部门给莫家理发店定的价格低于国营理发店,莫家理发店吸引了不少单位前去购买理发票,作为福利发放给员工。

在莫若功的用心经营下,很快二中西侧的店面也显小了。莫家理发店再次搬迁,搬到了二中对面的一排五间的房子里,当时莫家理发店里的雇员和学徒加起来已经有20多人了,顾客也非常多。莫若功说:“那段时间除了忙还是忙,每天8点开门,晚上8点以后就不接待新顾客了,光是服务之前排队的顾客,忙到夜里12点还吃不了饭。”

曾当选全国先进个体劳动者,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

不过,莫家理发店并没有因为名气越来越大而放弃前进的脚步。莫若功当时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理发店的经营管理上,安排女儿不断去外地学习先进的理发理论和技术。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的社会万象更新,什么事物都是新鲜的,烫发就是其中之一。“别的理发店流行‘火烫’的时候,我这儿已经有‘气烫’了;别人上了‘气烫’,我这儿已经引进了‘化学烫’。”莫若功自豪地说,“莫家理发店在技术上从来没有落后过。”

除了技术领先,莫家理发店当年更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有服务。说起服务顾客,莫若功说:“理发店一半是手艺,一半是服务。你想啊,顾客来你这儿受一肚子气,再好的技术人家下次也不来了。你服务周到了,让顾客满意了,加上手艺不赖,下次他准还来你这儿。”

服务比别人好,技术比别人先进,价钱还比别人便宜,莫家理发店就这样逐渐成了一个时代的记忆。

1991年4月16日,全国个体劳动者第二次代表大会暨第二次全国先进个体劳动者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莫若功作为先进个体劳动者出席了会议并受到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的接见。

莫家理发店后继有人

1992年,因为拆迁改造,莫家理发店从二中对面搬到了当时的市委家属院内。1997年,受身体和其他方面的影响,莫若功离开了经营近20年的莫家理发店。“理发的技术、设施一直在更新,可不管咋变化,理发师总要双手架起来给顾客理发。”莫若功边比画边说,“时间长了,我这两只胳膊可就不那么好受了。”

离开理发店后,莫若功随女儿搬到了淇滨区,没过几年又搬去了郑州的大儿子家,在郑州一住就是10余年,直到3年前才回到鹤壁,“落叶归根,还是鹤壁好,熟人多,有人聊天儿”。理了一辈子发的莫若功教出了不少徒弟,家里的5个孩子在他的影响下也都从事了理发这一行。

9月10日上午,莫若功二女儿的莫家理发店里,正在理发的邵老先生说:“我从1990年就开始在莫家理发店理发,到今年有20多年了。”莫若功的二女婿朱学军边给顾客理发边说:“我30多岁才开始跟着学理发。”店里贴的几张A4纸上写着“理发10元、平头12元”等字样,最醒目的莫过于“刮脸10元”。

刮脸可以说是莫家理发店的招牌之一,如今绝大多数美容美发店已不再提供这一服务,只有像莫家理发店这样的老理发店还保留着刮脸服务。“从我店里出去的徒弟都得会刮脸。我店里的徒弟不仅会刮脸,还会掏耳朵、剃鼻毛等绝活儿。”莫若功自豪地说,“这几样儿,手上没点儿功夫是做不来的,剃刀那可是很锋利的,一不留神就是一个口子。用剃刀剃鼻毛,没有练过几年的人都不敢下手。”莫若功的每个徒弟都在他脸上练习过。刚开始是徒弟们互相刮脸,刮得差不多了再去莫若功的脸上练习。

莫若功离开理发店后,山城区的莫家理发店还一直营业着。如今,在新兴美容美发店的冲击下,莫家理发店的人气已大不如前了。前些年,山城区旧城改造,莫家理发店旧址也被拆除。至此,最初的那家莫家理发店彻底消失了,但莫若功开创出来的事业和拼搏的精神并没有消失。

现在,莫若功的儿女们还从事着美容美发行业。他二女儿和四女儿在淇滨区继承了莫家理发店这块招牌;在郑州的孩子们经营了2家新潮的理发店,并没有使用莫家理发店这个名字。莫若功对此倒并不是很在意,“他们的手艺都过硬,也会经营管理,招牌只是个名字,用不用无所谓了”。

总值班:刘善新

责任编辑:韩智英
0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hbnews@126.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01201512002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