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鹤壁党史网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鹤壁文明网 鹤壁市博物馆

鹤壁新闻网 > 旅游 > 本地游

走进黎阳古城(2)

“千骑随风靡,万骑正龙骧。金鼓震上下,干戚纷纵横。白旌若素霓,丹旗发朱光。追思太王德,胥字识足臧。经历万岁林,行行到黎阳”这是魏文帝曹丕初继魏王时,率大军由邺城出发南下巡查至黎阳经万岁林时,挥笔而就的《黎阳作三首》中的诗句。《黎阳作三首》遂成为中国军旅诗的绝唱。

与曹丕的弟弟曹植并称为“曹刘”的建安七子之一的东汉著名文学家刘桢,随所向披靡的魏军南征到达黎阳,登高望远,心旌摇曳,做《黎阳山赋》:“自魏郡而南迈,迄洪川以揭休。想王旅之旌旄,望南路之遐修。御轻驾而西徂,过旧坞之高区。尔乃逾峻岭,趋连冈,—登九息,遂臻其阳。南荫黄河,左覆金城。青坛承祀,高碑颂灵。珍木骈罗,奋华扬荣。云兴风起,萧瑟清冷。延首南望,顾瞻旧乡。桑梓增敬,惨切怀伤,河源汩其东逝,阳乌飘而南翔。睹众物之集华,退欣欣而乐康。”由刘桢的行走路线来看,当时黎阳城应在紫金山与凤凰山以东。

“黎阳从周元王时设邑,到西汉高祖时设县,再到唐初设黎州总管府,期间跨越1000多年,黎阳城故址格局基本上未变,仍是头枕金堤,脚踏大伾,南紫金而北大魏,只不过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黎阳城规模不断扩大,总体扩展规律是:先东后西再向南。秦汉时的黎阳城故址集中建在据河较近的高地金堤附近,到隋唐时就向西拓展到紫金山以北区域了。”焦志平先生告诉记者。

除了军旅生活的悲壮与豪情,也有从政路上无尽的惆怅与思愁。唐代大诗人王维站在黄河岸边,远眺黎阳古城,想起在黎阳为官的好友丁三寓,惆怅感慨之情溢满心头:“隔河见桑柘,蔼蔼黎阳川。望望行渐远,孤峰没云烟。故人不可见,河水复悠然。赖有政声远,时闻行路难。”(全唐诗《至滑州隔河望黎阳忆丁三寓》)

如今,农闲时的人们在田间地头谈得最多议论得最多的依旧还是黎阳古城,以及许多于此有关的传说故事……那些亘古久远的记忆,在谈笑间就这样融进了人们的畅想里……

河道村村民周资平先生回忆说。63年的时候,紫金山边的紫金湖蓄满了水,水里满是鱼,一条几十斤。人们都说紫金湖底就是唐代“李密坐紫金”的紫金城。因紫金城围绕紫金山而建,因此城以山名。如今的紫金湖已成了紫金地。紫金地里的庄稼长得好,粮食产量高,如同个聚宝盆。紫金地里的秦砖汉瓦俯拾即得。有人打井,打了50米深,还能见到汉唐时的砖瓦、瓷片、陶罐等。据说,很久以前,一场大地震将紫金城掩埋了,人畜、房屋、街道、城墙,就都定格在了那一场天灾中。

周资平指着紫金地土层断面说,这里有紫金城古街道遗址。说着,他拨开自家地边的杂草丛,指着一处石砌洞口对记者说:“这很像我们现在用的下水道,只是全是用条石砌成的。不远处还有一处同样规则的洞口。应该就是古城石砌街道两旁的下水道。它从紫金地西一直延伸过来。以前,可能是东西走向的一条主街道。如果有考古专家能来考证下就好了。”

“这里还流传着许多神秘美丽的故事。”周资平说,传说曾有一个人走进紫金山附近一处洞穴,外面很小的洞口,里面居然宽敞开阔。那人看到洞里有个驴子在拉磨,石磨里满是金灿灿的黄豆,这人看着怪好的黄豆的,就随手抓了一把,装进了口袋。等他从洞里转出来,走出来几步远时,突然感觉口袋里亮闪闪的,掏出来一看,喜得他不得了,原来那把黄豆,居然变成了金子。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村里人都知道了。只是等人们随着他指引的地方再去找寻时,那洞口再也找寻不到了。

附近杨玘屯村和河道村的村民还说,十几年前,每逢大雾的天气,人们在大伾山、紫金山一带,还能看到美丽的海市蜃楼,再现出一座黎阳古城的繁华。然而如今,已没有人听说再看到了。

黎阳城已逝的繁华——黎阳渡(津)

黎阳城东门出城不远,即为黄河金堤,金堤边有黄河渡口——黎阳津,可通河对岸的白马津及白马城;黎阳城南门过紫金山可直通黄河北岸的黎阳渡(又名四女台),渡口对岸即为滑台。“北魏以后,白马城被废,城中居民多迁往滑台,滑台遂成为当地的整治、经济、文化中心,滑台城北的黎阳渡也因此日益繁荣,且超过黎阳城东的古黎阳津。”焦志平先生说。

黄河岸边的黎阳渡口作为当时的重要关口,不仅有着壮士们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有着大浪淘沙的豪情,亦成为无数游子、旅人,依依惜别,惆怅满怀的离别之岸。岑参、高适、江总、谢偃、李白、刘禹锡、骆宾王、王维、贾岛、杨巨源、范成大、罗贯中、王阳明、冯梦龙等历代大文豪、大诗人,都在黎阳城边,黄河渡口留下了传世佳作。

唐时黎阳城南楼外即为由南而北流过的黄河,城南河边还有不少的客舍旅店。唐代边塞诗人岑参客舍黎阳县南楼时,怀念友人,不仅心生愁绪,于是题诗于南楼曰:

黎阳城南雪正飞,黎阳渡头人未归。

河边酒家堪寄宿,主人小女能缝衣。

故人高卧黎阳县,一别三年不想见。

邑中雨雪偏著时,隔河东郡人遥羡。

邺都唯见古时丘,漳水还如旧日流。

城上望乡应不见,朝来好是懒登楼。

同是边塞诗人的高适与友人黎阳渡口依依惜别之时,亦是愁肠满结:“飘然归故乡,不复问离襟。南登黎阳渡,莽苍寒云阴。桑叶原上起,河凌山下深。途穷更远别,相对亦悲吟。”此情此景怎能不使人心生苍凉?

然而,唐代大诗人杨巨源同好友薛侍登黎阳县楼远眺黄河时,则满腹豪情:“倚槛恣流目,高城临大川。九回纡白浪,一半在青天。气肃晴空外,光翻晓日边。开襟值佳景,怀抱更悠然。”

如今,黎阳城早已成为历史,曾经繁华一时闻名遐迩的黎阳渡口也再难找寻。然而,历史是面镜子,它留给我们的虽说只是一些断壁残垣、残瓷片瓦、只言片语,但它们作为我们民族记忆的碎片,折射出的确是人文的光辉,串联着的确是人类文明从原始到现代沧桑变化的足迹。它使我们这个民族能够发现自己、认识自己,是引领我们的脚步如何更坚定地迈向明天的基石。

淇河晨报 2009-11-18

本文导航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X关闭
X关闭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