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登录 | 注册

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92岁抗战老兵张青:在抗日的烽火中成长

我今年92岁,1989年从鹤壁市政协主席岗位上退了下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抚今追昔,痛恨日本侵略者的侵华暴行,永远怀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永远不忘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的中国人。

20世纪30年代中期,东北三省、热河省等地相继沦陷,当时我只有11岁,在山西省长治县第三高小读书。我抑制不住对侵略者的愤怒,和同学们跑到集市上宣传抗日救国真理,面对激愤难平的父老乡亲,我站在高凳子上慷慨陈词,控诉日寇在华杀人放火、十恶不赦的罪行,高呼:“全中国人民动员起来,誓死不当亡国奴,团结起来,坚决抗日!”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抗日救国活动。

“七七事变”后,我不得不离开学校。1938年,八路军一二九师挺进长治,广泛组织动员群众开展抗日斗争,发动工人、农民、商人等民众组成各种抗日救国会和牺牲救国同盟会等组织,不少妇女和儿童也踊跃参加了这些组织。当时,抗日政府把长治县分成若干个编村。我作为长治县65个编村儿童代表之一参加了“牺盟会”召集的会议,被选为长治县儿童救国会锄奸部长。我每天深入编村学校,组织儿童站岗放哨、查除汉奸。各村儿童手持红缨枪,睁大双眼盘查路人,不让汉奸进村。

半年后,组织上送我去长治中心区政训队第二期培训班学习。学习期间,我从不间断斗争,还暗地里处决了一个与伪县警察局勾结贩卖毒品的坏蛋。这下捅了马蜂窝,伪县警察局趁夜深人静,倾巢出动,偷袭我政训队。队长刘秉琳机智沉着指挥,把武装力量布置到街道巷口,组织学员手持木棍、长矛与敌人搏斗,经过浴血奋战,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偷袭。

打退敌人偷袭后不久,我至今难忘也非常激动的是,在革命队伍中见到了尊敬的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同志。培训结束后,组织上派我去长治县青年救国会任儿童部部长。一次,朱德总司令来上党中心区——长治视察工作,在长治府坡街师范学院召开了各界人士座谈会,我代表长治县青年救国会参加了会议。我看见朱总司令身穿普通灰布军装,目光炯炯、精神抖擞,绑腿打得紧紧的,威严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亲切地和大家交谈。朱总司令走到我的面前,问我多大了,我挺挺胸脯说:“15岁了!”朱总司令笑了,拍拍我的肩膀,鼓励我说:“好青年,好好干,我们一起打倒日本鬼子!”朱总司令的话极具震撼力,坚定了我当一名“好青年”的信心。回到驻地后,我还不停地摸着朱老总拍过的肩膀。

1939年7月,我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年我15周岁。不久,组织上选派我到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学习。学校没有固定的校址,乡村民房、大庙是我们学习和睡觉的地方,大家打地铺,一天只吃两顿小米粥,还得担煤、砍柴、背粮,条件异常艰苦,经常与日本鬼子遭遇。一次,我和大家一起去壶关县流泽村背粮,晚上被日军包围在一座破庙里。敌人用机枪扫射,双方展开了一场血战,我们牺牲了十几名同志才冲出包围圈。

1941年,我被调到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公安总局工作,经历了晋冀鲁豫反“扫荡”斗争。斗争持续了两个月之久,极为残酷,约有140个村庄被毁、5000名平民被杀害,但共产党员坚定的信念、情操、气节和大无畏精神得到了考验和磨炼。

这次“扫荡”由侵华日军头目冈村宁次指挥,纠集了6万余兵力,气势汹汹地杀到了八路军总部和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所在地。我随局长徐启文和机关人员从涉县桃城村撤到偏城地区,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

一次,我和战友孔相同志走在前面侦察敌情。走了一段路,我们突然在前方一二百米远的半山沟里发现鬼子。我连忙开枪,撂倒五六个,日本鬼子慌忙向我们还击。总局的同志们听到枪响马上后撤,向另一个方向转移了,机关的300余人转危为安。

那时候,白天,天上飞机不停轰炸,地上大炮响个不停。敌人围住山头,像篦头发似的搜索,我们只能藏在山洞里喝冷水、吃炒面。

第二天,我跟随徐启文局长侦察敌情,突然发现日本鬼子占领了山头,我们就跑到半山腰的一个洞里藏起来,等太阳落山后转移。在山洞里,徐局长对我说:“小张,要沉住气,等到天黑了再走。一旦被敌人发现,就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决不当俘虏。”

狡猾残暴的汉奸不停地喊:“日本人已经走了,老乡们快回家吧。”有20多人相信了汉奸的话,走了出去,汉奸就叫他们带队去找八路军,群众不愿屈服,敌人就开枪把他们都打死了。壶关县县长和妻子双双牺牲,他爱人怀着身孕,日本兵毫无人性地用刺刀捅开了她的肚子。

我们回到出发地,找到了总局的同志们,知道他们也遭受了损失,审讯科刘副科长和情报科王科长被敌人掳走。

在这次反“扫荡”中,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在指挥部队掩护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机关突围转移作战中光荣牺牲,时年37岁。还有总部通讯科科长海风阁、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与40多名记者,北方局研究室主任张衡宇和全室10多名工作人员光荣牺牲,这是抗战以来八路军遭受的最大损失。左权将军是八路军在对日作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当时我们为左权将军的牺牲流下了悲痛的眼泪。

反“扫荡”胜利结束后,边区政府公安总局徐启文局长召开全体人员大会,宣布这次反“扫荡”保卫了机关、保存了档案,取得了很大的胜利,还在会上授予我和孔相边区公安模范的称号。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8年抗战,终于在1945年8月迫使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

时至今日,已70周年,我们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永远纪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永远怀念被日本帝国主义滥杀的无辜中国人。日本侵略者在华的暴行罄竹难书。

作为一名抗战老兵,我对日本法西斯的暴行记忆犹新、永远不忘。我盼望祖国富强,早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只有强大了,才能让任何帝国主义都不敢侵略。我们要为建设一个和平的世界、富裕的世界而奋斗。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