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鹤壁党史网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鹤壁宣传网 鹤壁文明网 鹤壁市博物馆 登录 | 注册

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文化鹤壁】藏了近400年秘密的一通古碑

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

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吕登纬 文/图淇县南关村曾有一通古碑,上面有“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9个大字。因碑体硕大、碑文字体端正、雕功精湛,该碑称得上是一件精品。早年间,过往客商见此碑时常驻足瞻观,该碑曾是淇县的著名景观。这通古碑隐藏着一个秘密,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如今,这通古碑在淇县摘星台公园内。7月7日,记者在该公园内见到了这通硕大的古碑。

历经近400年风雨的古碑

该古碑高2.6米、宽0.8米,根部有修补的痕迹,碑下的(bì)屃(xì)残缺头、尾。有资料显示,该古碑以前立于淇县朝歌街道南关村古官道旁,1984年被县文物部门移至摘星台公园内,成为该公园的景观之一。

除去正中所刻“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9个大字,该古碑两侧还刻有一些小字,其中有参与立碑的官员的官职与名字。该古碑左侧刻有“赐进士第福建道监察御史邑人睡仙孙徵兰”,由此可知,此古碑为孙徵兰书丹,孙徵兰正是淇县人熟知的“孙老官”。

该古碑并未留下落成的时间,但据落款“勒封文林郎知淇县事常山钓台蔡藿”可知,该古碑是蔡藿在淇县任职时所立。据清顺治十七年所著《淇县志》记载,蔡藿是顺治元年到淇县任知县的,下任知县于顺治四年上任。该古碑所立时间在顺治元年至顺治四年之间,也就是公元1644年至1647年之间,该古碑已历经近400年风雨。

睡仙”孙徵兰和藏着秘密的碑文

该古碑的碑文字体端正、遒劲,但它并非因此出名。在摘星台公园内晨练的市民田卫国说,“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9个字中隐藏着一个秘密。按照字面意思我们不难理解,殷商时期的朝歌城是六七位“贤圣君”的故都,“六七”显然是概数。田卫国说,正是“六七”二字让人不解,这便是“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藏了近400年的秘密。

我市文史爱好者李代宽说,想破解“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中的秘密,要先了解为此碑书丹的孙徵兰。

孙徵兰字九畹(wǎn),淇县北阳镇南阳村人。《淇县志》记载,孙徵兰年少时被乡邻称作“灵童”,明万历四十三年考中魁位举人,明天启二年考中进士。孙徵兰曾官拜监察御史,做过皇帝的“秘书”,可见孙徵兰当时地位显赫。

明崇祯年间,孙徵兰自福建道监察御史调任四川布政使司参政。在四川任职期间,作为文官的孙徵兰参与过军事行动。《淇县志》记载,他当时统领军队在邛州峨眉开疆拓土。清朝建立后,不愿降清的孙徵兰回家乡隐居,寄情山水,不问世事。

“孙徵兰是一个桀骜不驯、有民族气节的人。他既不愿意向清朝俯首称臣,又对明朝的覆灭有深刻的反思。孙徵兰宁可归隐山林,也不愿为反清复明势力效力。”李代宽说,心灰意冷的孙徵兰自号“睡仙”,意在表明自己对世事的不满与不愿沾染凡尘之心。李代宽认为,因为孙徵兰曾考中进士且当过大官,眼界极高,所以他对“贤圣君”的人选格外挑剔。理解了孙徵兰的性格,破解“六七”二字的秘密便更加容易了。

六七”二字或出自《孟子》

《孟子·卷三·公孙丑上》记载:“由汤至於武丁,贤圣之君六七作。”大意为:由成汤创立商朝到武丁开创盛世,商朝共出现了六七位贤明君主。孙徵兰所题“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或出自《孟子·卷三·公孙丑上》。

东汉赵岐在《孟子注疏》中写道:“从汤以下,圣贤之君六七兴,谓太甲、太戊、盘庚等也。”赵岐认为,孟子评出的商朝从成汤到武丁的圣贤之君有成汤、太甲、太戊、盘庚、武丁等人。除了成汤等人之外,祖乙也是后人认为的其间的圣贤之君。《晏子春秋·内篇谏上》记载:“夫汤、太甲、武丁、祖乙,天下之盛君也。”可见,孟子认定的“圣贤之君六七作”实际上是成汤等6位商朝君主,“六七”二字不是确切的数字。

孙徵兰所书“六七贤圣君”显然与孟子对“贤圣之君”的限定范围不同。孙徵兰曾明确表示,他认定的“六七贤圣君”是商朝在朝歌主政的君主。而孟子所说的“贤圣之君”限定在商朝从成汤到武丁。

“六七贤圣君”的猜测

淇县文史爱好者付同喜告诉记者,他是南关村村民,关于这通古碑上的“六七贤圣君”,他曾听过多种说法。

付同喜说:“‘六七贤圣君’包括武丁、武乙、帝乙、帝辛4位君主和箕子、微子、比干3位商朝贵族。虽然这是7个人,但帝辛、微子的人品受人诟病,大家一般认为孙徵兰将帝辛、微子分别当作半个贤圣。这是关于‘六七贤圣君’的流传最广的说法。”

武丁开创盛世,武乙、帝乙南征北战,箕子、比干呕心沥血辅佐帝辛,这5个人是公认的“贤圣君”。帝辛沉湎酒色、穷兵黩武、重刑厚敛、拒谏饰非,是与夏桀并称“桀纣”的暴君;微子虽与箕子、比干并称“殷末三仁”,但其在商朝覆亡之际选择逃避,有“里通外国”之嫌。因此,在孙徵兰挑剔的眼光中,帝辛和微子都只能算半个“贤圣君”。这或许是对“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隐藏了近400年秘密的解释。

毁誉参半的帝辛

李代宽说,帝辛的暴君形象很大程度来源于小说《封神演义》中作者对帝辛的描述。小说中,帝辛被刻画成了一个专横跋扈、沉湎酒色的亡国之君。但是近年来随着对帝辛的研究不断深入,不少学者认为,帝辛在位时曾有不少改革举措,并非一无是处的亡国之君。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宋镇豪主持编著的《商代史》显示,帝辛在位时变更用人制度,整顿吏治,提拔了一批非世官大族的官员。帝辛还努力推行法律改革,积极破除迷信,严整军队,有效应对了多次少数民族的侵犯,并为商朝开疆拓土,可称得上一位贤明君主。毛泽东、郭沫若都曾给予帝辛不少正面评价。但帝辛也是一位横征暴敛的昏君,其实施的苛政直接导致了商朝覆亡。

“殷朝六七贤圣君故都”碑是历史的见证,时至今日仍能引起人们讨论商朝君王功过是非的兴趣。 

总值班:霍海洋

责任编辑:韩智英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