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鹤壁党史网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鹤壁宣传网 鹤壁文明网 鹤壁市博物馆 登录 | 注册

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文化鹤壁】昔日宿胥口,今日浚县堤壕村

周代宿胥口决堤是首次有文字记载的黄河大决堤——

昔日宿胥口,今日浚县堤壕村

11

昔日的宿胥口如今变成了堤壕村的良田。

“斗水七沙”的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是高悬于华北平原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和华夏之殇。周定王五年(公元前602年)的宿胥口决堤是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黄河大决堤,而宿胥口或就在今日浚县新镇镇的堤壕村。面对黄河水患,生活于黄河流域的华夏先民并未被吓倒而是积极地修筑防洪工事应对,如今浚县等地的黄河古堤就是最好的见证。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浚县善堂镇、新镇镇的多个村子,寻找昔日宿胥口的遗迹以及古时人们为抵御黄河水患所修的古堤。

黄河故道遗古堤

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不少村子的名字与水利设施有关,如了堤头村、胡岸村、田堤村、张堤村……这些村子恰好可以连成一条线。史料记载,浚县东南部是黄河古河道的所在,有大量此类村名,当然与黄河古河道有关。

记者在浚县善堂镇了堤村采访时,当地村民介绍,村名中的“了”字有结束之意。“了堤,了堤,就是大堤至此没有了。”一位村民说,村中至今流传着秦始皇跑马修金堤的故事。

在浚县新镇镇申店村,也流传着秦始皇修建金堤的传说。令人欣喜的是,当地至今仍保留着几处残垣断壁般的黄河古堤。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了几处不连贯的土丘,这些土丘高约三米,方圆近数十平方米,村民们称这些土丘就是昔日的黄河古堤。

“‘北修长城挡鞑兵,南修金堤挡洪水’,传说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为了治理黄河,曾下令在今日的浚县、卫辉等地修筑河堤抵御泛滥的黄河水。”申店村的村民赵国说,他是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村中流传的秦始皇跑马修金堤的故事大致内容是秦始皇曾在浚县等地视察黄河灾情,为了抵御泛滥的黄河洪水,他骑上马并叫监工大臣跟着,他的马跑到哪里大堤就修到哪里。他沿着黄河跑了一百多里地,这就成了黄河古堤的设计蓝图。

秦始皇命令监工大臣次年修好大堤,否则就杀掉他们。但当时全国的壮劳力均被派往北方修筑长城,修筑大堤的任务就强压在老人和妇女的头上。大量百姓在修堤时因病累而死,监工大臣就将百姓的尸体当做砂石填入大堤。事后,秦始皇给新修筑的大堤题名“金堤”,寓意固若金汤。

“规划、修筑水利工程咋会这么草率,而且大堤要用人的尸骨堆筑,不用黄河水冲刷,时间久了大堤自己就坍塌了。”赵国说,村中残存的黄河古堤牢固得很,虽然历代的村民都曾在大堤上取土,但时至今日也没见过古堤塌方,“大堤肯定不是拿修堤人的尸体堆砌而成的豆腐渣工程”。

浚县黄河古堤或为大禹的父亲所修

“现在大家一讲起来最早治理黄河的人总会想到大禹,其实据史书《尚书》《孟子》《左传》等记载,第一个治理黄河的是大禹的父亲鲧(gǔn),大禹治水与他是相承的关系,应合称作鲧禹治水。”我市文史爱好者张宗乾介绍,鲧治水的事迹在《尚书》《孟子》《左传》《国语》《史记》《汉书》之中均有记载。

鲧在黄河泛滥之际受尧派遣治理黄河水患,鲧所采取的堵截洪水的办法并未产生效果,相反堤坝将黄河之水越聚越高,洪水更加难以治理。最终,治水无功的鲧被尧杀死在羽山,此后才有了大禹接替鲧疏导黄河的事。

“别说夏代了,就是此后国力强盛的汉、唐、北宋,也曾因治理黄河而耗尽国力。大禹也必定不会像传说中那样有神力,夏代治理黄河必然是一代又一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大禹或只是治水的佼佼者或集大成者。”张宗乾说,据《尚书·洪范》所记叙,鲧治水的方法主要是修建堤坝阻塞黄河。清代《开州志》记载:“鲧堤在州西十里。”而《太平寰宇记》记载鲧堤位置“在临河县西十五里。自黎阳入界,鲧治水所筑”。

清代开州属大名府,与浚县同府,治所在今濮阳县一带。而《太平寰宇记》中记叙的临河县如今早已被黄河淹没,据《浚县志》记叙,其遗址位于今日浚县临河村。

张宗乾认为,今日浚县新镇镇、善堂镇等处的古堤与史书记载的方位很一致,这似乎印证了鲧堤的存在。此处古堤与濮阳、新乡等处的黄河古堤遥相呼应,或正是鲧治水时堵截黄河的遗迹。

宿胥口应在今日的堤壕村

无论是金堤还是鲧堤,其最终仍无法约束桀骜不驯的黄河之水。

记者沿着古堤的走势来到了位于新镇镇申店村北约两公里处的长屯村。在该村西南,有一个名为堤壕村的自然村,该地至今完好地保存着近两公里长的黄河古堤,这令记者能清晰地辨别出古堤的原貌。

此处的黄河古堤高约三米,堤坝厚度约为五米至十几米不等。古堤为南北走向,西侧的切面层层堆叠,虽然多处已被植物根蔓所破坏,但隐约仍能辨别出一层层白色渣滓状的水蚀痕迹。

长屯村78岁的退休干部薛云亭介绍,近年来他曾陪同多批学者及相关文史工作者在浚县多地寻找宿胥口,多数专家赞同堤壕村就是昔日的宿胥口所在地。在薛云亭的带领下,记者登上了古堤旁的一处高坡,遥遥望去,连贯的古堤在堤壕村东地有一个宽约百米的豁口。薛云亭说,这个豁口并非村民取土形成的,而是原来就有。

“豁口西的广大平原和豁口附近的区域至今还是盐碱地。堤坝东则为良田,两侧土质差异很大,我家的玉米地就在豁口附近,我对土地的差异感受很深。”薛云亭认为,如果不是黄河千百年的作用同一块土地不会有这样的差异,昔日的宿胥口应当在今日的堤壕村。

周代宿胥口决堤

是首次有文字记载的黄河大决堤

看着今日黄河古堤的巨大缺口,记者眼前似乎浮现了这样的场景:河堤西侧的玉米田顿时成了浊浪滔天的古黄河,汹涌的黄河水卷起河底的泥沙翻滚着拍击着堤坝,最终将堤壕村处的黄河大堤冲溃,河东转瞬被黄河水所吞没……历史上首次有文字记载的黄河大决堤在周定王五年发生了。

“周谱云,定王五年河徙”史书中对于宿胥口决堤一事记载得十分简略。但黄河的大规模“迁徙”必然会给华夏先民的生产、生活带来深远的影响。

“因为此事距今太久远,宿胥口决堤对华夏先民所造成的损失至今无详尽的文字记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黄河所携带的泥沙会填埋大量低洼区域,同时造成严重的土地盐碱化。至今浚县部分区域以及周围其他县市处于黄河故道的大片区域仍留存大量沙地和治理后才可以耕种的盐碱地。”张宗乾说。

张宗乾介绍,虽然宿胥口决堤未有更多的文字资料记录当时的状况,但后来的汉武帝目睹了黄河第二次大决堤,并留下了生动的文字资料——《瓠(hù)子歌》。

“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洋洋兮虑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弗郁兮栢冬日。”汉武帝在目睹黄河决口时的惨状,尚且会发出将之奈何的慨叹,由此可见老百姓在泛滥的黄河面前有多么渺小。

位于濮阳西的瓠子口距离宿胥口仅仅数十公里。当时汹涌的黄河水冲溃堤坝向东南涌去,豫东、鲁西南、皖北及苏北一十六郡逐渐被黄河吞没。汉武帝动用全国之力治水二十余年才堵住了决口,将黄河引入旧日河道。即便如此,整个黄淮流域早已满目疮痍。

时过境迁,黄河如今已不再从浚县流过,但其“善淤、善决、善徙”的特点从未改变。随着治理黄河的水平不断提高,黄河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狰狞,昔日黄河古堤一侧的黄泛区也被人们改造成粮食产区,只有那绵延的黄河古堤依旧向世人述说着黄河泛滥的历史。 

责任编辑:韩智英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