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鹤壁战斗功臣马龙池:很多战死沙场的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2019-12-25_4391787

马龙池讲述其军旅生活。

2019-12-25_4391780

图上每一笔都是战士用鲜血和生命画的。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李丹丹 文/图】“这是我们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的《1948年全年作战行军休整略图》,光这一年,我们就参加战斗53次。”“夜里行军为防止战士掉队,我们把绑腿布绑在胳膊上,前后连到一起,有战士睡着摔倒了,附近的战士就会跟着摔倒。”“战场上死伤无数,大多是无名战士。”……12月23日,参加过解放战争的90岁战斗功臣马龙池一边展示一张珍贵的《1948年全年作战行军休整略图》,一边向记者讲述那段烽火岁月。

了解到国民党欲攻占延安,马上报名参军想去保卫延安

“我在报纸上看到国民党要攻占延安,为了保卫延安、保护毛主席,我一定要参军!”提到当年参军的原因,马龙池坚定地说。

1929年,马龙池出生于山东省莱阳市一个农民家庭。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马龙池从小就有救国救民的梦想。“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国民党不得人心,不是杀人就是抢东西;只有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给老百姓分田地。”马龙池说。

“我小时候上过学,喜欢看书写字。当时村大队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报纸,我没事的时候就会去村大队找报纸看。”马龙池说,因此,他从小就开始了解战争局势以及共产党、国民党的政治思想等。1947年2月,他在《大众报》上看到国民党欲攻占延安的一则消息后,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到村大队报名参军了。“当时,我们村和我一起报名参军的有50多人。”马龙池说。

之后,马龙池被分配到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因为有文化去了文工团。“我经常和战友一起根据当时的形势编演各种节目,主要是歌剧。”马龙池说,“我当时还参演了《白毛女》,饰演一名反对黄世仁的群众。很多战友看我的表演时哭了。”

献计炸毁敌人“迷惑土碉堡”

到部队一年左右,马龙池被调到民运工作部,主要为部队筹集粮食、军服和担架等物资。马龙池说:“我当时虽然没有直接与敌人作战,但是也要随着部队在战场上来回跑。”

在参加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中,马龙池印象最深刻的是解放济南和解放上海的战役。“在济南战役的8天8夜里,我军全歼国民党济南守军10万多人,活捉国民党济南城市防卫总司令王耀武。”马龙池说,“当时我军有14万人,进行了外围歼灭战、商埠攻坚战、外城突击战和内城突破战,我参加的是内城突破战。我们在济南城内的巷道里前进不得、后退不行,只得用炸药把两边的楼房炸毁。这些楼房大多是敌人建的钢筋水泥碉堡,炸楼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不过,我们这次突破彻底打垮了敌人的防御。”

“在上海战役中,我参加的是吴淞口战役,时间是1949年5月。我当时已经是连队指导员的助手了。”马龙池说,“因为上海是大城市,为了在不破坏城市的前提下消灭敌人,我军采取的是外围作战,就是把敌人引出来,消灭在外围。当时我们的任务是把敌军在吴淞口洋行村和刘行村的四五个碉堡炸毁。进攻前,我们的侦察员侦察后称,这四五个碉堡都是土碉堡,不经打。”

于是,马龙池和战友送去了少量炸药,结果他们炸了好几次,那四五个碉堡仍然完好无损。侦察员再次侦察后发现,碉堡上的土是糊上去的,土被炸掉后露出来的是钢筋水泥,这是敌人的诡计。

“敌军的诡计被我军识破后,我建议不从正面进攻,而采用迂回的战术转移敌人的注意力,然后炸毁碉堡。大约用了一周的时间,我们用了大量炸药才把那四五个碉堡炸毁。”马龙池说。

一张作战行军休整略图,记录战斗的历程

采访时,马龙池老先生小心翼翼地向记者展示了一张《1948年全年作战行军休整略图》。“我当年在年终总结会上看到了这张图,就把它珍藏了起来,这张图不是人人都有的。”马龙池说。

“1948年2月至7月,我们纵队从山东护送10万名新兵去湖北交给刘伯承总司令,然后原路返回参加了解放山东多个城市的战役以及淮海战役等。”马龙池老先生指着图向记者讲述当年他们部队的行军轨迹及参加的战役。这张图上清晰地记录着他们部队全年作战89天,参加大小战斗53次,行军94天,休整129天,共经6省63县,行军总里程为5370余里。

“行军是最累的,我们当时每天要走180至220里,前方是敌人的阻击,后面是敌人的追击,白天还有敌人用飞机对我们进行轰炸。因为我们是夜间行军,每天下午4点出发,走一夜,到第二天早上8点停下隐蔽休息。”马龙池说,大家又累又困,很多战士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夜里行军为防止战士掉队,我们把绑腿布绑在胳膊上,前后连到一起,有战士睡着摔倒了,附近的战士就会跟着摔倒。这时,其他战士就会把摔倒的战士拉起来继续走。”

1948年,马龙池荣立过一次二等功。“我们连队行至河南禹县(今禹州)的一个村庄时,遇到了敌人。”马龙池说,当时敌人有一个营的兵力,正当连长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他上前出谋划策,把兵力分散到四周对敌军进行了包围,之后进攻,“战斗打了一天一夜,敌人全军覆没,我因此立了二等功”。也正因此事,马龙池的指导才能被发现了。

福建剿匪,先上山后入海

1949年8月,福建福州解放,国民党残余部队跑到山上当起了土匪。此时马龙池已调到连队任指导员,他们的任务是剿匪。

“敌人不下山,那我们就上山找他们。可我们的战士几乎全是山东人,不熟悉福州当地的地形。”马龙池说,当地的山区有很多竹子,阴险的敌人用竹子做成箭,然后绑在树上当暗器,他们上山时稍不注意就会被暗器伤到。

“竹子做成的箭特别锋利,我看到过一支箭穿透了一名战士的大腿。”马龙池说,“我们每次上山剿匪都是伤亡惨重。但再狡猾的敌人也敌不过我们英勇的战士,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我们就把山上的土匪剿灭了。”

之后,马龙池又随部队到海上剿匪。“我们当时在福建南日岛一带剿匪。一连好几个月,我们这些旱鸭子吃住都在木船上,与敌人船对船地打仗。”马龙池说,“敌人大多是当地人,水性好,经常偷袭我们,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

很多战友战死沙场

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说起战争的残酷,马龙池痛苦地用手捂着脸连着说了几声“太残酷了”。

“我在民运工作部时,我们除了筹集物资,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打扫战场,埋葬死去的战友。我们要让死去的战友入土为安,不能让他们的尸体被野狼、野狗叼走。”马龙池说,“死去的战友中,有的尸体完整,有的缺少胳膊、腿。当时棺材有限,棺材用完后,我们就用白布裹着尸体掩埋,每具尸体用20尺白布,有时候白布也不够用。时间充足的话,我们还会给每名死去的战友洗脸。”

每埋葬一名战友,马龙池和战友都要登记名字。“最让我心痛的是,能对上名字的战友有限,大部分是无名战士。”说到这里,马龙池老先生沉默了很长时间。

随后,马龙池老先生对记者说:“妮子,不说那些细节了。你就记着,新中国和如今的幸福生活来得太不容易了,都是那些战死沙场的战友用命换来的!”

“我军能取得胜利,离不开老百姓的支持。”马龙池说,军民鱼水情深是他参军多年的最大感触。

当时,马龙池所在部队的粮食、棉衣、鞋等都是老百姓提供的。“有的老百姓还主动做衣服和鞋子送到部队,我们特别感动!”马龙池说。 

责任编辑:韩智英 校对:程睿 巡查:陈鸿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642112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