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鹤壁党史网 鹤壁市群众艺术馆 鹤壁宣传网 鹤壁文明网 鹤壁市博物馆 登录 | 注册

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文化鹤壁】苏妲己是如何被妖魔化的 ——探访淇县苏妲己墓

2020-01-17_4435361

苏妲己墓

【鹤壁新闻网讯-鹤报融媒体记者 吕登纬】淇县西岗镇河口村附近的纣王墓南有两个不起眼儿的土冢,其中一个便是苏妲己墓。无论在正史还是野史之中,苏妲己都是一个地位尴尬的女人。痛恨苏妲己者对她口诛笔伐,称她为“红颜祸水”“一代妖后”;同情她的人则悲悯其身不由己,痛斥男权主义。那么历史上是否真的有苏妲己这么一个人?她因什么过错而遗臭万年?1月15日,记者探访了淇县苏妲己墓,并探究苏妲己形象的嬗变。

苏妲己墓邻近纣王墓

苏妲己墓位于淇县西岗镇河口村东、淇河边,其正北方约100米处就是纣王墓,其南方10余米处是纣王正室姜王后的墓。

苏妲己墓在农田之中,封土堆高约3米、长约20米、宽约15米,比纣王墓的封土堆小得多。苏妲己墓前有两通后人所立的石碑,若不是石碑上刻着“苏妲己之墓”等字,游客很难想到这个荒凉的土冢埋葬着家喻户晓的苏妲己。

“苏妲己墓有啥看的,她和纣王名声都不好,很少有人来这里参观。”河口村一名村民告诉记者,因为纣王和苏妲己名声不好,近年来只有一些殷商宗亲后代会在固定时间前来祭奠,平常那里很冷清,鲜有游人光顾。

历史上有苏妲己吗

“坟是老坟,俺村的老人都说这里埋着苏妲己,但是我一直怀疑。传说苏妲己是狐狸精,世界上不可能有妖魔鬼怪,我觉得历史上根本没有苏妲己这个人。”当日,河口村的纪先成说。其实,记者心中也有疑惑,历史上真有苏妲己吗?墓中埋的真是苏妲己吗?数千年前的事情,我们已经很难给出确切的答案。但据《淇县志》记载,此墓为苏妲己墓,历史上有苏妲己。

“苏妲己并非姓苏,而是来自有苏氏部落,‘妲’是她的名字,己’是她的姓氏。苏妲己是一位姓己名妲的有苏氏部落的公主。”淇滨区文史爱好者张宗乾向记者介绍,“苏妲己”这个名字最早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当时,晋国、魏国史官所著的《竹书纪年》一书中第一次记载了苏妲己的名字:“九年,(纣)王师伐有苏,获妲己以归,作瑶室立玉门。”

张宗乾说,由此可见,苏妲己只是一个命运悲惨的战俘,或许因为容貌姣好而被纣王收入后宫,并非狐狸精。

苏妲己是祸国妖女吗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河口村及附近村庄的村民对苏妲己有偏见。苏妲己墓曾被人盗掘,一些村民并不表示同情,反而认为这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应有的报应。

张宗乾介绍,存世文献记载,西周时期虽有纣妃之事,却无苏妲己之名,直到春秋战国时期才出现了其名、其事的记载。即便在春秋战国时期,史官们也并未完全将商朝的灭亡归咎于这位“战俘娘娘”,反倒是汉代之后的史官们不遗余力地杜撰苏妲己的罪名。

张宗乾说,《尚书》《吕氏春秋》《荀子》中只描绘了纣王宠信苏妲己,苏妲己只是有干政、乱施法度的嫌疑,至于其究竟如何作恶,这些书中并未说明。

“要知道即便西汉开国元年距商朝亡国时也已经超过800年了,这段时间相当于我们从2020年回溯元代初年的事情。没有详尽史料的支持,汉代之后的史官们怎么可能将苏妲己的形象和事迹描绘真切。”张宗乾说。

而正是这些距离苏妲己在世时期久远的历史文献,将苏妲己描绘成了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妖女”。商朝亡国的根本原因也被后世史官归咎于“妲己祸乱”。

女祸论”让苏妲己蒙冤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鲁迅曾在杂文《且介亭杂文·阿金》中对史官们将商朝灭亡说成苏妲己祸乱朝纲所致一事鸣不平。

如鲁迅所说,随着人们不断反思,如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同情苏妲己这个命途多舛的女人。

张宗乾说,苏妲己之所以被后世史官们口诛笔伐,并最终被定性为红颜祸水和亡国的象征,根本原因是封建王朝根深蒂固的“女祸论”。

“赫赫宗周,褒姒灭之!”《诗经》中将西周灭亡的原因说成幽王黜申后而宠褒姒。春秋战国时期,女子误国思想的苗头就出现了。同样作为亡国之君宠妃的苏妲己自然难以幸免。

到了汉代,刘向在《列女传》中将讹传、野史中捕风捉影的罪名言之凿凿地安到了苏妲己身上,以丰富其红颜祸水的形象。还有史官甚至不惜张冠李戴,将典籍中对纣王的指控强加给苏妲己。

苏妲己是如何被妖魔化的

“或许最令苏妲己委屈的是,原本她是一个真实的人,却被塑造成了妖精的形象。”张宗乾说。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道:“妲己为狐精,则见于唐李翰《蒙求》注……”宋元时期的《全相武王伐纣平话》对苏妲己的描述,确定了其狐狸精形象。

张宗乾介绍,《全相武王伐纣平话》将苏护之女苏妲己与狐狸精苏妲己进行了区分。但在随后的很多相关题材作品中,作者选择了苏护之女被狐狸精附体的说法,进而丰富了苏妲己的狐狸精形象。《封神演义》的广泛传播更是让苏妲己的狐狸精形象家喻户晓。

“可以说在唐代之前,苏妲己一直是以亡国之君宠妃的形象出现的。元明之后,苏妲己就变成了狐狸精附体的苏护之女。”张宗乾说。

张宗乾说,其实像苏妲己这样被妖魔化的女人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妺喜、褒姒、骊姬等人也被描绘成了妖精,将女性妖魔化是封建王朝男性话语霸权的一种体现。“封建王朝有为尊者讳、为逝者讳的观念。亡国之君的妻子被说成误国的妖精是为逝去的帝王掩饰失败或罪行。”张宗乾说。

苏妲己是特殊的历史人物,无论史官们如何描述其形象及功过是非,都说明历史人物是我国历史文化不可分割的部分。因此,淇县的苏妲己墓值得人们参观和研究。

责任编辑:韩智英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X关闭
X关闭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601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