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新闻网 > 新闻 > 鹤壁新闻 > 鹤壁社会

征文故事丨煤油灯下的阅读往事

今年4月23日是第27个“世界读书日”。看见儿子在观看读书日的宣传教育专题片,我感慨地对他说:“你们现在多幸福啊,想看什么书,爸爸妈妈给你们买,或者去图书馆借阅。妈妈小的时候,有学上已经很难得了,看课外书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更别说买了!”我不禁想起自己上小学、初中时阅读的往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农村上学。四五年级时,不爱读书的我受邻家女孩儿影响,开始想要看书。可是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了大半天,也就找到两三本。我看见找到的那几本书上都留下了老鼠牙齿的印痕,有些页面甚至被老鼠啃掉了三分之一。即便那样,我也很感谢爸爸妈妈——我们搬了好几次家,他们都没有丢掉那些已经被老鼠啃得破破烂烂的书。

记得那时,因为村里的电路经常出问题,我家还要靠煤油灯来照明。一天夜晚,我看《铁人王进喜》看得投入,正被王进喜忘我的精神感动时,母亲被灯光引来了。她挑起我卧室的门帘,一股煤油的浓烟向她扑面而来。母亲充满怜爱地责骂道:“俺的傻妞啊,这么大的煤油烟,吸到肚子里会把五脏六腑都熏黑了!就算再爱看书也不能熬这么晚啊!赶紧睡吧,明天早上起床,你的两个鼻孔肯定是黑乎乎的。”如今,我依然保持着睡觉前看书的习惯,可是我的母亲已经离开人世间十多年了。想起她亲切的话语,我仿佛能看到她那慈祥的笑容。

八十年代是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对我而言,“书非借不能读也”。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好邻居,他们家里有三个高中生,其中最小的妹妹和我在一个班,我便有了去他们家借书的便利。从她那里,我有机会阅读了《青春之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东周列国志》等名著;我还知道了周汝昌、刘心武,并拜读了他们的随笔;我还知道了竟然有《妇女生活》《中学生阅读》《中国青年报》等一些精彩的杂志。

八九十年代,琼瑶的爱情小说风靡大陆,金庸的武侠小说脍炙人口,让人读起来废寝忘食。记得一个女同学躺在床上读琼瑶的小说,读到动情处,泪止不住地淌,不明原因的同学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泣不成声。而我,怕家里人知道我在看言情小说,专门在夜深人静时,点一盏煤油灯,静静阅读。尽管免不了第二天起床时两个鼻孔黑乎乎的、两个眼圈儿黑乎乎的,但也乐在其中。

如今,年近知天命的我早已过了看言情小说和武侠小说的年纪,那个伴随我读书的煤油灯也不知去向。我们住上了楼房,窗明几净,各种造型华丽的灯具司空见惯,到了夜晚,大街小巷灯火通明,再也不需要在微弱的煤油灯光下阅读了。但是煤油灯下的阅读开启了我的文学之旅,丰富了我的阅历,拓展了我的视野。想起当年高考填报志愿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文系,我想这肯定得益于我煤油灯下的阅读往事。正是有了那段艰难的阅读岁月,才有了我的阅读启蒙,才有了我的文学萌芽,才有了我今天作为语文教师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四十多年的人生体验,三十多年的阅读经历,从煤油灯下的阅读到现在坐在明亮灯光下的阅读,从借书到买书再到订阅电子书,我阅读着,感悟着生活的酸甜苦辣,体味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走出了失去母亲的痛彻心扉,引领着学生继续迈步于文学的殿堂……愿我们都能带着梦想去阅读、去思考、去经历,向着未来,一往无前。(李爱红

责任编辑:李嘉文 总值班:陈鸿


鹤壁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新闻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新闻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772704091@qq.com

鹤壁日报社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17469号-2豫ICP备05017469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11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112018000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642112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豫公网安备 41061102000110号